© 伶人|Powered by LOFTER
看到無評論催更會自動不更。我在笑但是我很憤怒~隨時爬牆坑文不解釋(゚3゚)~♪

 ※
憶無心的淤傷足足費了將近半個月才完全自手上消失,還她一片白白淨淨的皮膚。

她坐在幽靈馬車邊上看她的五術基礎,想著再過一個時辰天色便要暗了,應該要準備柴火。
幽靈馬車停在某座山的峪口,黑白郎君不在。
早上黑白郎君人不見影,直至午時過後才風塵僕僕底回來。

這情況偶爾出現。

黑白郎君有時會獨自離開。也許個把時辰、也許更長一些,但他離開不會超過一天,只是也不怎麼交代去了哪兒。
他不在的時候,憶無心沒有傻傻在原地等,總會跑到鄰近地方看看有沒有需要幫助的人、或者到處走走。他們有點像各自為政、各過各的生活,但終究會回來。幾次黑白郎君比她先回,黑白郎君不問,憶無心倒會先交代自己去了哪裡、辦些什麼事。黑白郎君不見得很有回應,大多時間僅靜靜地聽,順道走神。
這樣的反應就很好。憶無心很容易滿足。

今日黑白郎君從山上下來之時滿身塵土,白色的半邊還不甚明顯,黑色的那半邊灰撲撲的,連長髮上都沾了不少蛛絲與塵埃。

憶無心鮮少見他這模樣。於是她來不及與他說上話,黑白郎君甩下身上零零碎碎的配飾又走往山裡。
她盯著那些黑白色的配飾好一會兒。黑白郎君連陰陽扇都擱下了,憶無心揀起那把黑白郎君的持扇。

拓木扇骨,初春水磨;扇面銀黑二色線,中央所鑲的八卦玉,墨玉白玉底,黑白分明無一絲色混雜。憶無心看不出來那麼多,只覺這把陰陽扇拿在手上不似一般絹扇輕巧,有些沈。再揮兩下,很普通的一把扇子,沒有任何機關,在黑白郎君手上卻是擋得下任何攻擊。

擱下陰陽扇,憶無心才又想到要去撿拾些可以燒的東西當柴火。
最近天氣冷得快,一入夜溫度驟降,她的靈能又處於正在慢慢補回的狀態,不想用來隨意揮霍,只得求助於最原始的升火取暖。

跳下幽靈馬車,她往山林子裡走去。


……她的本意本來是,揀些枯葉枯枝。
真的,本來就這樣而已!

憶無心沒有想到樹木間的縫隙開得太大,讓她一眼便看見站在淺潭裡的男人……的背影。

原本束起的髮垂下,長長地曳在身後、散入水中。
水珠由他濕淋淋的長髮淌下,滑過他肩頭、肌理細緻的背脊,很有弧度的腰際,再更往下一些些,才回歸湖面。

然後他抬手——如果憶無心說沒有注意到男人手臂上肌肉的起伏,那絕對是騙人的——有些粗暴地握住整把長髮,做出了擰水的動作;隨著動作,他不再是完全背對她,轉了點方向,有些側著。

那完全是具練武人的身軀。胸膛寬厚、肌肉結實;水珠反射著日光,由他胸前往下滴落。
憶無心覺得臉很熱、心跳也很快。明明以前不是沒看過黑白郎君身體,為何這次就看得那麼清楚、這麼仔細,這麼難……移開視線!

只是裸身而已嘛她又沒有真的看到什麼不該看的,頂多就是光天化日之下黑白郎君的身材很好她瞧得很清楚……她拍拍臉,想把臉上的熱度拍散,卻發現怎麼也無法不意識到那人的存在,乾脆一把抱了滿懷的枯枝乾葉逃回幽靈馬車處,邊唸清心咒邊處理晚點要用的營火。

她唸了十遍清心咒,黑白郎君也回來了。

他人衣著整齊卻是散髮未束,憶無心想了想黑白郎君早前回來的模樣,開口問:「你去哪了?」
「妳不是看到了?」黑白郎君給她一個莫名其妙的眼神。

「我、我看到了可是我不是問這個!」她瞬間掩面,給人點隱私行不行!她是偷看到了!可是是不小心的!黑白郎君不在意也別這麼理所當然地說出來呀!
「我不是故意的一切都是意外……」

憶無心蹲在地上企圖把自己縮到最小,尷尬幾瞬才想到被看的本人都不介意了,她沒道理在這兒羞恥不已啊?於是猛一回頭,黑白郎君坐在幽靈馬車邊上,拿著他的陰陽扇緩搖,一副悠哉的大爺樣。裸身被看什麼的,他完全不在意。
對比黑白郎君的態度,憶無心反而覺得自己太大驚小怪。

……但她無法不去注意,黑白郎君因為剛沐浴過開得比平常還低的前襟。

黑白郎君旁觀小姑娘臉燒耳紅的反應。他是真的不介意被看、憶無心早在脫他衣服浸溫泉水逼毒時看過了,現在才說什麼非禮勿視也太晚。何況禮義廉恥掛嘴邊的無聊行徑,他壓根懶得做。
她看隨她看,黑白郎君沒有半點見不得人的地方。

小姑娘回頭又盯住他,他依舊搧著風。

「唉……」憶無心幽幽嘆息,收拾收拾心情做雜事去。
等到憶無心要想起來再問,她坐在燃起的柴火堆旁,晚上已過一半。

幽靈馬車在她身後不遠擋住山風,他站在骷髏獨角馬旁,仰望山巔。
「黑白郎君……」她才開口,又被黑白郎君一句轉了方向。

「天要變了。」
「啊?」

黑白郎君的視線落在遙遠那端,許久才收回。凝視她,卻自有種超然物外底淡漠。「七日內天候轉冷,今冬嚴寒。」
憶無心自然是信的。黑白郎君不會無聊到拿這來誆她。

「可是,現在才剛秋天呢。」怎判斷的呢?她有些好奇。「這樣是不是該去準備過冬的東西?」
她問得自然,反而是黑白郎君搖扇的動作頓了下,連帶著話語亦有遲滯。

憶無心的問題,十足出乎他意料之外。
意料之外的是,問題背後的意義。
「妳沒有地方可回去嗎,小丫頭?」

「精忠大哥和銀燕堂兄不一定在正氣山莊、爹親和千雪叔叔一起不知道哪裡去,我應該可以回黑水城找金池阿姨……」她扳指細數,最後,「可是我想和你一起。」
黑白郎君的眉頭擰得厲害,好一陣子不言不語。

等他再有開口之意,憶無心猜黑白郎君約是要不屑說句『黑白郎君沒興趣照看妳這軟弱無力的娃兒』打回她的妄想,萬萬沒料到他僅是眉頭皺了皺,只道:「妳自己的決定。」

她懂。
要跟著黑白郎君是她自己的決定,必須自己負責。
更重要的是,他沒有拒絕。

黑白郎君目光落於在火堆旁烤火的憶無心側臉。她和他在一起時,那頂遮掩容貌的紗笠,少戴了。
火光映在她白淨的臉上,襯出幾分豔色。

他看人從不看容貌外表,不代表沒有分辨美醜的能力。
憶無心長得美他有眼睛看。小姑娘有幾分雌雄莫辨,清麗英氣。若生為男子,想必會是個風姿瀟灑的翩翩公子。光憑現在這模樣,也偶有女子會多看幾眼。

「憶無心。」他道,低沈緩慢。
背後傳來的聲讓憶無心心裡一突。她記得黑白郎君這樣的聲調。上回她聽見如此語調,是在魔門世家、黑白郎君離開前,惹得她面紅耳赤,悸動不已。

「什麼事?」她回頭,問。黑白郎君倚在幽靈馬車旁,就在那兒,與她四目相對,沒再開口。

憶無心眨眨眼。
有時她真無法理解黑白郎君的想法呀。
這人開口只給她三個字,到底是自言自語、打聲招呼?還是要使喚人呢?
之前不知誰說,所謂的智者都很討厭,好似話說太多會扣薪水般話都說一半。憶無心想,他們一定沒遇過黑白郎君。他的話連一半都沒有。

手腳並用從火堆前爬起,憶無心很認命應召喚前去。
站在黑白郎君面前仰頭看他好一會兒,他除了搖扇的手,其他皆紋絲未動。憶無心也不知道他想做些什麼、還是不想做些什麼,但她明白有時做人需要點耐心。黑白郎君乍看不愛動腦,長期相處下來她才發現,黑白郎君思考的時間,出乎意料的很多。(只是,大多是在悟招來著)

憶無心耐心的回報是黑白郎君伸出手,摸摸她頭頂。她還在想黑白郎君吃錯什麼藥,那手已滑了下來,停在她頰邊,而他身子略略前傾。

女孩的面頰細緻柔軟,唇色淺淡。海藍雙眸依然目不轉睛瞅著他,毫不設防。

南宮恨對人心從不強求,卻也自心自知。
就這一次。他想。

捏住憶無心下顎,逼她更抬起臉來。

憶無心才在想黑白郎君的臉靠得很近,下一瞬便讓人吻住了唇。
沒有遲疑,沒有試探。她下意識想開口說話,稍稍啟唇便被吻得更深。

這吻一如他性格,不容反抗,牢牢將她掌控;而她太輕易便允許他的進佔,迎合他的唇、他的吻,以及每一次的挑逗舔吮。

她該推開他,然後大驚失色地問『你在做什麼』。書裡被登徒子輕薄的姑娘都是這種反應。

可是她不覺得被冒犯。
憶無心只覺身子有些熱、有些軟,只得捉住他衣襟來支撐自己。

很快地她便發現自己被抱住、兩人的身體,幾乎沒有空隙。而他撫摸她的方法,明顯存在佔有意味。
憶無心顫了下,太近了。單純男人與女人的身份,是他與她從未有過的距離。如此下去,有什麼將要改變。
低低嗚咽,這感覺太陌生,她不習慣,本能抗拒被男性如此深入控制。

憶無心掙扎極輕微,黑白郎君多敏銳的一個人,隨即放開要抽身。

唇上乍冷、憶無心腦子還沒反應過來怎麼回事,鬼使神差地她伸手環住黑白郎君,勒得緊緊的,恰恰好阻住他退去的動作。她是一個對情緒很敏感的孩子,腦中還沒理出個所以然時,下意識便有所行動。

這次讓黑白郎君撤了,窮其一生她就再也看不到他的真心。
憶無心呼吸還紊亂著,也不管他抽退的步伐,用盡全力抱住他,被拖著走也不在意。
不能走。走不得。

幾瞬的時間,兩人立場調換不知凡幾,現在換黑白郎君要把人推開:「放開!」

「不放!哪有人親了就跑的!堂堂黑白郎君,不敢面對一個弱女子嗎?」
「哼!本郎君所作所為——」他狠話撂得習慣,一低頭,對上憶無心略略迷離的雙眼,臉蛋微紅、唇若朱萸,水潤色豔,在在都是他的傑作。
黑白郎君這輩子第一次被自己的狠話噎住。

「你吻了我……」
當機立斷,黑白郎君把憶無心的臉按進自己前襟,沒讓她再說話。
他知道憶無心可以很窮追不捨,一倔起來誰也拿她沒辦法。眼下他若退走,難保憶無心為了挽留說出些違心之論。正如現在,憶無心也沒有打算放開勒在他身上的雙手,她怕他走。

這樣情急的答案不是黑白郎君所要。
她需要時間。思考的時間。

黑白郎君攪亂了憶無心原本想問出口的問題。她想問,可又怕他走。這人獨來獨往成性,去者不追、來者不留,情感隨緣,丁點推拒都足夠使他遠去。

她還有些不明白。關於男女之情。
但她沒想過要再靠近其他男人如同靠近他這般。

倘若不只是朋友。
倘若再進一步、更進一步。

憶無心微微調整姿勢,把臉貼上黑白郎君胸膛。

她不知道。

憶無心只知道時此刻,她不敢放開。

  1. 海东青伶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