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伶人|Powered by LOFTER
看到無評論催更會自動不更。我在笑但是我很憤怒~隨時爬牆坑文不解釋(゚3゚)~♪

五、風暴的前兆

 

最近狼疆集團不太安穩。

自從本地銷售量銷售第一的香蕉週刊刊出某篇標題為「宿敵之子 狼疆集團引『狼』入室?!」的文章之後,集團高層就開始震盪了。

姑且不論狼疆集團內部高層對這件事會有什麼決斷,千雪孤鳴先一步與溫皇開了秘密會議。

當然,最無法閃避的當事人羅碧也在場。

三人圍坐在餐桌前,完全沒有用餐的輕鬆氣氛。

「我哥大發脾氣。」千雪孤鳴說。

他的長兄顥穹孤鳴是目前狼疆集團的負責人,他這個弟弟還算能第一時間打聽到風吹草動。

「到現在才發現自己的左臂右膀是世仇的兒子,以你大哥的個性,這反應在預料之中。」溫皇沈靜敘述的模樣證明了他對顥穹孤鳴的反應半點都不意外。

血緣是無法改變的事實,羅碧緊抿著嘴唇不發一語。

他是羅家養子,羅碧從小就知道這個事實。

可養父養母膝下無出、又待他極好,他也不曾想過要去追尋自己真正的身世,就這樣進入世交的狼疆集團為其效力,以為血親血緣這種事,可以就此遺忘。

──的確這並不代表,他不知道自己血緣來自何方。

擅賭之人不見得有名,高明的賭徒向來低調,很少人像狼疆集團賭場飯店夜總會多重事業體經營得嚇嚇叫、也愛和媒體打交道把上新聞當宣傳的賭徒。

畢竟曝光度與省下的廣告費成正比,而狼疆的事業又是曝光愈多愈好,搏得新聞版面就是免費宣傳這方針,狼疆集團的上層奉行不輟。

 

羅碧見到史豔文,是在極偶然的情況下。

那時他遠遠見到站在史豐洲身旁的少年,那張一模一樣的臉,讓羅碧瞬間知道自己的原生血緣。

史豐洲,曾經在賭桌上狠狠贏了上代孤鳴家族長,導致史姓在孤鳴家簡直是禁語。

至於狼疆集團為何沒有因此拱手讓人?孤鳴家是用賭來決定家族領導沒錯,但用賭來牌桌定江山?

別傻了,那種人只會是在他們的賭場裡被宰殺的傻子。

對真正的賭徒來說,賭不過是達成目的的手段之一罷了。

不過史家畢竟不是什麼具有新聞價值的龐大企業體,只是在賭界還算有名。且史豐洲去世後,他的後代對外向來都挺低調,所以關於羅碧血緣的真相,似乎真的可以這樣一年瞞過一年。

可惜天不從人願。

 

「要是讓我知道是誰把這件事講出去的,我一要好好教訓一下!」千雪孤鳴重重放下手中的杯子,瞬間發出的敲擊聲不管在誰耳中聽來都是極其刺耳。

「現在講這個已經沒有意義了……」羅碧皺著的眉頭好像已經解不開似的,語氣雖不至於頹喪,但怎麼也免不了沈重鬱結。

單就羅家與孤鳴家族的世交關係,羅碧便從未想過要與狼疆集團為敵;更何況他從小與千雪一同長大、甚至他也視千雪的兄長如兄。兄弟之情,即便知道自己原出史家,他亦不曾動過割捨狼疆的念頭。

史家就是史家,而他的名字,叫做羅碧。

他就這樣想過、只這樣想過。

「羅碧說得是。」現在態度依舊一派雲淡風輕的也只有溫皇了,「往好處想,羅碧再也不必提心吊膽等著這件事被揭開。眼前該想的是如何避過風頭,避免讓狼疆集團對羅碧趕盡殺絕。」

「集團不會這麼做的!」還懷抱一絲希望的千雪孤鳴辯駁。

溫皇沒有點明他此時的天真,只淡淡地說:「千雪,你還不瞭解你哥的個性嗎?」

「這……」乍然語塞。

千雪孤鳴怎能不瞭解他的兄長?他只是還不想去相信事情會就這樣不可抗地演變成最壞的局面。「總之,我會全力去阻止這件事!」

羅碧也沒能再說什麼,「千雪……我半生效忠狼疆集團的回報,就是認識了你。」

「羅碧……」千雪孤鳴拍胸脯保證:「事情沒那麼嚴重,大不了你辭職我養你!」

「好友,那我呢?」天外飛來一句。

羅碧與千雪孤鳴不約而同地用鄙夷的眼神看著他,前一刻感動的氣氛,當場被溫皇一句話破壞得蕩然無存。只是多年兄弟情誼,沒讓他兩人講出『你去吃土吧』、或者『快去睡覺不要作夢了』這種話。

「溫皇向來善體人意,尤其是兄弟的意。」溫皇緩緩起身,慵懶地走向廚房冰箱,又慵懶地從冰箱裡頭拿出疑似蔬果汁的東西,各自幫千雪孤鳴與羅碧倒了一杯、還是很慵懶地走回餐桌把那兩杯擱到兩人面前。「坐在這兒煩惱事情也不會解決,不如見招拆招。喝了就快休息吧,這有安神的功效。」

「神蠱溫皇,快把宮本總司的去向給本總裁交待出來。」某人大搖大擺登堂入室,身後還跟了個親信下屬兼打手神田。

「哎呀,赤羽總裁大人,真是貴客。我就不問您是怎麼通過樓下保全安檢又破門而入的手段了吧。」

「本總裁想進的地方,還沒有進不去的。」搧動紙扇的動作閒適,某日系車大廠的行政總裁赤羽信之介侵門踏戶毫不猶豫一路走到溫皇等三人所在的客廳,看來是將某冤家的住所摸了個透徹。

「打擾你享受天倫之樂了?想不到你還會……」赤羽信之介看這兩個倒在地上抽動的孩子怎麼看怎麼不對勁。

他原本還以為是小孩子玩累隨地就睡,雖然孩童兩個字與神蠱溫皇擺在一起想到他便覺弔詭,活生生地擺在一起他看著完全是場景錯置。但,小孩子再累也不該就倒在飯廳、況且餐桌上還有兩杯明顯是喝一半的不明飲料──其中一杯翻倒灑了滿桌。「……帶小孩?」

末尾幾個字說得充滿疑慮,要知道他赤羽信之介身為全世界最大動漫輸出國的一員,沒看過活動死神柯南好歹也知道那部漫畫在講些什麼,尤其是那著名的鼻屎般大小的殺人動機,再對比到神蠱溫皇這個人……

「溫皇你這混蛋我絕不放過你……」其中一個孩子在地上抽搐,即使昏迷也不忘說出要報復的言語。

赤羽信之介看了看地上兩個衣衫不整的孩子們、又看看溫皇。

後者以一副溫良謙恭的表情和瞇瞇眼面對他。

這傢伙完全就是柯南裡面會因為莫名其妙的小事殺人的兇手啊!他怎能讓這麼幼小的孩子如此葬送在溫皇這變態的手上?

那瞬間赤羽腦中如走馬燈快速閃過不下十個足以登上社會版頭條的標題,殺人兇手的名字全都是神蠱溫皇。

收起的摺扇往另手掌心一拍,「你連孩童都下手。」一秒定罪。

「神田!」

「在!」

「救人!」

 

溫皇很冷靜地看著赤羽與神田搶了人離去的背影,有好幾秒的時間他只是站在原地沒有動作。

「好友被搶走了。」

 

算了,反正APTX4869的解藥他還沒做出來。


----------------------

APTX4869,一樣請百度w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