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伶人|Powered by LOFTER
看到無評論催更會自動不更。我在笑但是我很憤怒~隨時爬牆坑文不解釋(゚3゚)~♪

四、好友就是相對很瞭解你的人

 

「你上次怎會說你『向來以誠待人』?那不是溫皇的台詞?」

羅碧和千雪孤鳴各佔據客廳裡那張三人沙發的一邊,舒舒服服地窩在上頭享用被溫皇稱為周五超高熱量享樂肥油餐的大份鹹酥雞以及各種燒烤。

至於為何一人佔據一邊?不是兩人吵架亦或其它,單純只是想坐得舒服。

畢竟不管是千雪孤鳴還是羅碧,兩人都不是那種不佔空間的瘦弱男性。

「我還算是半公眾人物嘛。打架鬧事被抓到就慘了,所以打架時都把自己偽裝成任飄渺。我要那包甜不辣。」

他指尖一勾就把食物送到千雪孤鳴眼前,「喔。」

接過羅碧轉來的炸物,千雪配著大杯檸檬紅茶瞬間解決掉一大半。

「沒有顧忌打起來比較痛快,順便幫溫仔的地下身份累積名氣。」

因為任飄渺一看就不正常,打起人來可以比較兇狠嗎?

羅碧咬著雞排默默地想,但還是提出了點比較有建設性的東西出來:「你有那個空去打架為何不進公司幫忙訓練警備人員。」

「你也拜託一下,我哪有辦法照教科書上寫的手把手教他們?能從打架裡學到東西的人不需要我訓練,需要訓練的從我這裡學不到東西啦!」

「想玩就直說。」

「我想玩。」千雪孤鳴非常直接。

羅碧默默瞥他一眼,從小一起長大,千雪孤鳴是什麼德行,他再清楚不過。

兩人吃得相當認真,半點也沒想到詢問對方,另一個室友跑到哪兒去。

這並不是說他們不關心溫皇,畢竟溫皇是個出去像丟掉、回來也和失蹤沒兩樣的傢伙。

反正大家都成年人了,要怕溫皇出門在外遇上什麼不好的事、他們還比較擔心溫皇去找別人麻煩哩。

想到這個,羅碧開口問:「之前來找你麻煩的那個日本企業的總裁……?」

「赤羽信之介?他不是找我麻煩,他是要找溫皇的麻煩。」

會找到你身上就是你不僅假裝任飄渺還假扮溫皇囉?羅碧這麼想著,隨口問了句:「那溫皇是怎麼惹到他的?」

「誰知道?」千雪孤鳴大大吸了一口檸檬紅茶才說:「大概是他們之中不知道誰先挑釁了誰……不管是誰先,溫皇都不會善罷干休──因為溫皇是個幼稚鬼。」

「同感。」終於解決掉一塊雞排,羅碧才回了聲。

直到他們倆解決了大部分的食物,紙袋裡還剩下幾根串燒,門口終於響起鑰匙相互敲擊的聲音。

「又在吃肥肉大餐。」穿著半休閒半正式的外出裝扮不知道去哪裡幹了什麼的溫皇慢慢地從門口方向踱入客廳,「我真擔心好友們腹部緊實的六塊肌再這樣吃下去很快就要變成一塊肥油了吶。」

甫進門的他立刻聞到室內香噴噴的炸物味道,提醒的嗓音幽幽飄出。

這似乎是實話實說,但不知為何千雪孤鳴和羅碧不約而同地覺得剛剛那一段話莫名變態。

「羅碧。」

「嗯?」

「他怎麼知道我們肚子上有幾塊?」

「我不想知道他怎麼知道的。」

只要在家,向來以躺椅為根據地的溫皇此時難得歡快地擠入沙發上千雪孤鳴與羅碧中間的空隙,「耶,好友,溫皇並不介意好友們適度的好奇心。」

「我們對你沒有絲毫的好奇心。」

異口同聲說完,千雪還順手把一根目前無人認領的烤香腸往溫皇手上塞去。

手中莫名被塞了烤香腸的溫皇看著手上紅通通的食物,喃喃唸著:「這東西不健康啊。」

 

最終溫皇還是將烤香腸放進嘴哩,搭配著電視上播放的史詩級波瀾壯闊的電影音效,默默地和身旁一左一右兩個室友,吃起半點也不養生的高熱量肥油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