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伶人|Powered by LOFTER
看到無評論催更會自動不更。我在笑但是我很憤怒~隨時爬牆坑文不解釋(゚3゚)~♪

(6)


是的標題的章節突然換成阿拉伯數字了XD

要快點更就沒辦法湊到一大章~才更。

所以之後都是數字章節!



======

黑白郎君著實不是個會問東問西的人,憶無心卻是會把行動目的報告給親友知道的乖孩子。

所以,未到合潮鎮,黑白郎君已知道憶無心受戀紅梅請託,送一味珍稀藥草來給這兒一位姓葛的大夫。

據說這位葛老大夫以前是個御醫,解職歸鄉以後就在家鄉開了間醫肆兼藥鋪。醫術高明,會定期到梅香塢看診,和戀紅梅素有交情,偶爾也會拜託人面廣的戀紅梅找點東西代替診金。戀紅梅也很給這位老御醫面子,每回找到人家托她尋的東西,都會親自送來,極為尊重。

這一回,是因為戀紅梅有事忙得走不開身,才先托了無心送來。

聽完來龍去脈,這種事黑白郎君完全不感興趣。不過,知道哪兒有良醫並不是件壞事。總比在那些沒有幾分實力還膽敢半路攔路的無知小輩身上浪費時間來得有意義。

「老闆娘說,到鎮上的一間懷善堂找葛老大夫就行了。」憶無心輕輕掀開車帷往外探頭。

合潮鎮不大,卻也不是寂寂無名。

百年前合潮鎮還只是個靠著渡口維生的小城鎮。

改朝換代後,朝廷大力發展漕運,漕運開著開著,竟也開到合潮鎮旁的河道上。於是合潮鎮的碼頭突然就熱鬧起來,漸漸地,大船南來北往、鎮上店鋪愈開愈多,合潮鎮從只有通往南北兩條官道的小鎮,變成有城有門、還有半百間商號的小城。

不過古來的名字沒變,合潮鎮,還是叫合潮鎮。只是人多了、車也多了,商家也多了。

人來人往的好處便是沒人會注意到幽靈馬車進城。每天進城的馬車牛車,沒有百輛也少不得七、八十輛,在沒有武功的普通百姓眼中,幽靈馬車的骷髏獨角馬看起來也只是匹普通的馬,除了長得比其他拉車的馬俊了點以外,實在沒什麼特別。

至於其他有點功底、看得出箇中門道的人,除非特不長眼,要不一般都不會想去找黑白郎君麻煩。

路上人潮絡繹,憶無心隨口打聽,倒也輕鬆地找到了懷善堂在何處。三進的宅院,門前豎有懷善堂立招。

幽靈馬車在懷善堂門邊停住,憶無心拎著戀紅梅交代給她的錦盒跳下車,才發現這樣一間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的藥鋪兼醫肆人滿為患,人龍由裡頭一直排到街上。幾個伙計走來走去,一會兒探問病患狀況、一會兒往門裡奔,忙碌非常。

醫肆生意興旺實在不是什麼好事,憶無心這麼想著,眼睛不由自主多瞄排隊等待的人們兩眼。他們多面色慘白,兩眼無神、雙頰有不自然的緋紅,一旁還需要有個人攙扶,看起來像是普通的風寒。

其中一個小伙計看到有人逕直走入,迎上便朝憶無心說:「這位姊姊,抓藥還看病?如果是看病,現在人太多了,如果不是急症,請妳先緩緩,往後排個隊?」

憶無心看阻住她的少年清瘦,穿著像是這店裡人,約莫十三、四歲,個子不高,不知是不是在這種地方見多了人,講話熟練又得體。

笑笑,「不好意思,我是來幫梅香塢的老闆娘送東西的,請問葛荊大夫在嗎?」她終究是善體人意,末了還補上一句:「在忙也沒關係,我可以等會兒。」

「可能要等等,姊姊妳也看到,現在人多。我先幫妳跟葛大夫說一聲。」小伙計一聽,知道大概是怎麼回事,快步往回走去通報。

「好,麻煩了。」這麼多病人在等著,憶無心估量也許要花不少時間。

前去通知的小伙計離開,憶無心站在原地,只是等著、無所事事的感覺讓她很彆扭。可在別人家的醫肆,實在不好喧賓奪主。幸好那位小伙計沒讓她等太久,很快便跑出來將她領進去診間見戀紅梅所說的葛老大夫。

憶無心進入診間時正好聽到葛老大夫對病患的醫囑,態度溫和且醫矚鉅細靡遺,末了還請伙計陪同病患離開診間,沒有因為看了許多病患而不耐煩。

醫者憶無心見得不少,修儒、冥醫、中谷大娘,甚至是很少動手救人但確實可以救人的溫皇,以及據說精通醫術藥理但基本沒見他用過的千雪叔叔,一個比一個有特色——除了修儒以外,其他人實在太有特色了點——而眼前的葛老大夫,衣著樸素、滿頭白髮、嘴生長鬚、慈眉善目,就像個『正常』的大夫。

憶無心突生感嘆。

……大概就是『終於遇到正常人了』的感覺吧。

自我介紹了一下,憶無心將戀紅梅交代的東西交給對方。只見葛老大夫接過錦盒,掂了掂,也未打開觀視,只轉頭交代小伙計把錦盒收好,輕輕嘆口氣,「可惜現在無用武之地。」

「請問……是發生什麼事呢?」憶無心輕聲問,「外頭等待看診的人不少,剛剛我看了下,似乎都是同樣症狀。如果病情不是太嚴重,也許我能幫得上忙?」

「小姑娘倒是有心。如妳所說,他們都該是患了斑痧之症,這兩天,患病的人突然多了起來。這不算什麼大疫,症狀輕的人多服點清熱解毒的藥材回家睡兩天便能好。只是病患太多,我這兒人手不夠,藥煎不及。」病人為重,葛老大夫見憶無心有意幫忙,也不客氣,使喚人使喚得順手「小姑娘如果有心,幫忙將煎好的藥施給外頭病人就行。」

這忙,憶無心完全幫得到,她跟著領她的小伙計來到灶房,發現葛老大夫所言不假。灶房裡有藥童分別顧著兩個大鍋,伙計們將煎好的藥倒進壺裡要連杯端出去給外頭的病人,一旁還有人在洗收進來已使用過的杯具,來來去去好不忙碌。

小伙計領著她到其中一個壺前說:「姊姊,這些是清熱的藥茶,要讓病家多喝,我們一起拿出去,看哪位病家沒喝,幫他添滿就行。」

「好。」

 

這一忙,就忙到了傍晚。

她婉拒葛老大夫留人用晚膳的好意,離開懷善堂,走了幾步,在原本幽靈馬車的位置停步。

早前憶無心想到得告訴黑白郎君一聲時已過了一個時辰,那時幽靈馬車早已不見蹤影。

她沒有很意外,真的。

忘了說要幫忙是自己的錯,黑白郎君如此隨心所欲的一個人,萬萬沒有等在原地的可能。

只是……憶無心還是有一點難過。縱然萍水相逢,亦有隻字片語的道別。責罵也好、憤怒也罷,她都樂意接受,偏生黑白郎君卻什麼也沒有留下。

是不是她太不強求,所以才一直被丟下?

每一個人都丟下了她,非他所願、或遂他所願。

生離,或死別。

咬了咬下唇,心頭有些悶。

在原地呆站許久,憶無心嘆了很長很長一口氣。

 

「愛多管閒事就不要喊累。」

驀地一句砸來,憶無心連忙抬頭,不遠處黑白郎君緩踱而來,止於身前,居高臨下低頭睨視的模樣一如往常。

「黑白郎君。」眨眨眼,「我以為你離開了。」

「廢言,難道要我在此浪費時間嗎?」

「不是,我以為……」憶無心頓了下,突然笑開。是啊,黑白郎君沒將她拋下,她還講這些廢話作什麼?前刻的陰霾彷若不存,她心情大好,「沒事,嗯,你是對的。」

黑白郎君挑眉。小丫頭的心情真夠陰晴不定的了,一會兒烏雲滿天一會兒又笑得燦爛。

瞄一眼醫肆裡頭,沒有病患。「閒事管完了?」

「嗯!」

「那就跟上。」語畢,黑白郎君扭頭就走,也沒去看憶無心是不是有跟上。因為很快地,右手上多了點負累。小丫頭伸手先勾住他的小指,然後像爬藤似的整個手掌都塞了進來。

「做什麼?」斜睨,這丫頭真是膽大包天。

「嗯……就想牽著。」憶無心仰頭笑得坦蕩,「怕腿短跟不上。」

黑白郎君她的話順著話低頭打量半晌。憶無心此話不假,她高度只到他肩膀,確實很有落差。點點頭道:「是不長。」

也不知道黑白郎君內心到底想了些什麼,竟然可以被憶無心用這種擺明敷衍的理由說服。總之,他沒有甩開憶無心的手,任她勾著,緩緩並肩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