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伶人|Powered by LOFTER
看到無評論催更會自動不更。我在笑但是我很憤怒~隨時爬牆坑文不解釋(゚3゚)~♪

剛開始洛基還跟得上精靈的腳步,他被拉著往前。

這些年長的精靈——包括瑟蘭督伊——確實瞭解過去的他。

知道他呼吸的節拍、知道他步伐的速度。

洛基跟著手中那抹溫度在黑暗中走了很久。

但黑暗讓他想起空間縫隙。他在裡面被擠壓、被撕裂,絕望無邊而漫長。

精靈移動沒有發出任何聲音,除了手裡的溫度他就像身處在一個巨大無光的空洞。

什麼也沒有。連自己也沒有。

不,不,不。

他需要感受存在。

什麼都好。毀滅、疼痛,什麼都好。

洛基不自覺用力。他的魔力聚集在指尖,他想要點燃光亮……

幾乎。火焰幾乎就要放射而出同時洛基聽見某個聲音發出命令。

「停。」再沒有將他拉往前的力量,而聲音離他很近,「今天就在這裡休息。費倫。」

「是的,陛下。」這個是費倫的聲音,「附近什麼都沒有。」

他們靜止了。

洛基又想點著什麼。他蠢蠢欲動。

瑟蘭督伊不會允許的;可不允許又如何?他燒了這片黑暗不是正好?

洛基不知道那個想法更理性點,兩者都有其道理存在。他偏好混亂與毀滅但這個主意瑟蘭督伊肯定不會喜歡——

他猶豫,他思考。他捉住手中的那抹溫暖不讓對方抽開。

「我現在放開你。」瑟蘭督伊彷彿感受到洛基的掙扎,在他耳畔低語,「如果看不到,就為自己點盞燈。」

「好。」洛基喉頭滾了滾,點頭。他知道他的舉動並不徒勞無功,精靈能看見,「我當然可以。」

幾乎在瞬間洛基指尖便燃起了火焰,紅黃火光照映下瑟蘭督伊雪白的手輕輕自他掌心抽開。

他們站在在一棵樹下。

這形容並不準確。這是森林,樹木無邊無際,但他們確實站在某棵巨木的正下方。

他,瑟蘭督伊與費倫。

瑟蘭督伊凝視看不見頂端的樹影,費倫與其背對背守衛著,至少有另外三名精靈分散站立將國王包圍在中央。

一條灰色的細繩從樹影中降下。

「先上去。」瑟蘭督伊朝洛基頷首示意。

洛基對於這個依然有印象。

這棵樹在某個部分必然有強壯的枝椏蔓生,分支多而廣,足夠讓精靈搭建居住的平臺。幽暗密林樹木古老而高大,枝葉茂密,敵人即使抬頭也無法看穿樹枝和葉片發現精靈的平臺。

他握住細繩往上攀爬。

平臺中央有個圓洞,洛基穿過圓洞要上平臺時一名先上來整理的精靈拉了他一把,然後順著繩子滑溜而下往另外的平臺去。

夏天夜晚的森林仍然有涼意。

平臺的空間至少可以容納四名精靈,沒有牆也沒有欄杆,但乾淨平坦,還有遮光的幕簾。洛基知道自己應該很習慣——記憶裡很習慣,身體的感覺卻不同調——算了,國王的待遇和他一樣,沒什麼好抱怨。

洛基在角落發現剛才那名精靈留下的飲料和食物,他並不意外瑟蘭督伊毫無重量感底出現在平臺上。

不趕路以後洛基突然感到飢餓。可他還是先拎起原本平臺上就有的小提燈扭開機關,使其發出淡淡銀光。

確保光源後洛基一拍手,「好吧,國王陛下。既然只有我們單獨相處,顯然是我要服侍您用餐了。來點飲料?」

瑟蘭督伊連抬眼敷衍的動作都拒絕,沒有回應洛基的戲謔,自己動手拿取食物。中午用過餐後過後直到現在他們才停下,以時間來算現在連晚餐都稱不上,勉強可說是睡前點心。

「真冷淡。我又不會在你的食物中下毒。」反正下了也不起作用,洛基想,也自行拿了份食物與飲料。

瑟蘭督伊沒有理會洛基。他將白薯餡餅撕成容易入口的小塊放進嘴裡,進食不語是沈默的好理由。

若要洛基在沒有回應的狀況下自顧自繼續滔滔不絕不是什麼大問題,銀舌頭一向貨真價實。

不過洛基安靜了下來。

無論如何狼狽他也未曾捨棄母親教養出的優雅,口中有食物從來不是說話的好時機。另外一個原因則是時間地點都不適合滔滔不絕,更何況洛基開口說話最初並不是為了發表意見或駁倒誰,沒有必要非得開口。

等到洛基打算用披風把自己包起來度過今晚,瑟蘭督伊反而開口,「天亮後我們要穿過第二防線往多爾哥多前進。」

監視多爾哥多的第二防線,在出發前費倫向洛基說明過。目前瑟蘭督伊布置了兩道防線監視多爾哥多,一道至少有百名精靈,或許數量還會繼續增加。

「你日夜監視多爾哥多,魔影在那裡建造要塞。」他將披風蓋在腿上,將精靈擔心的事物講得輕描淡寫,「誰在那裡?誰是那道魔影?戈沙烏爾?」[1]

僅僅精靈的眼睛看得透,這黑暗非比尋常,洛基剛才真的有想點火燒森林的衝動。

他能猜想的人選便是精靈天生的死對頭,最後聯盟之戰他們傾全力要打倒結果卻被一個貪婪的人類破壞,導致功虧一簣的黑暗魔君索倫。

「安格馬與多爾哥多為黑暗籠罩的時間相近,他們同時崛起……自從埃西鐸死亡後沒有任何至尊戒的消息,我們猜測這兩地很可能是戒靈在控制。」

精靈沒有給出準確的答案,目前的說法也只是推論。

「容我提醒,從這個人類失去消息到現在已經一千四百多年。任何邪惡勢力休養這麼久,也該蠢蠢欲動了。」洛基不怎麼客氣地指出,有點幸災樂禍的陰暗意味。無論是黑暗還是戰場上的鮮血泥塵,看著乾淨高潔的精靈也該要有點什麼東西來弄髒他們,否則生活就太不公平了不是嗎。

況且戒靈出現不正代表黑暗魔君即將卷土重來?中土就這麼點大你們還能拖延到哪裡去。

「你是對的。不管是戒靈或戈沙烏爾,甚至是新的黑暗勢力,邪惡確實正在不斷增長。」好一會兒以後瑟蘭督伊緩慢而堅定地點頭,「我會通知我的同胞們提高警戒,阿溫迪爾與米斯蘭達也應該知道這個推測。」

「等等、那兩個我沒聽過的名字是誰?」

「鳥之友阿溫迪爾與灰袍聖徒米斯蘭達,他們是巫師。」他停頓補充,「巫師還有巧藝之人庫路耐爾。」[2]

「你剛才沒提到那個庫路耐爾。」所以巫師是……可以相信的?洛基想起他無論何時來到中土都會被當成巫師,他不是很明白中土的伊露維塔對精靈在辨認正邪時到底有哪些設定。

他立刻放棄深究,這沒有必要。

世界的規律與運行無法改變,洛基身為域外之人,只需要接受即可。

「他在許久以前進入極東之地,不知所蹤。阿溫迪爾就住在幽暗密林邊緣,至於米斯蘭達……愛隆會找到他的。」

「所以,你認為多爾哥多是戒靈在鬧事,兩道防線是最低限度的防範。但是你為什麼來?這不僅僅是一次普通的巡視。」

「過去我有很多次這樣的『普通』巡視你沒有發出疑問。」瑟蘭督伊在普通一詞加重了語氣。他語調仍然溫和,但洛基從中聽出了威逼。「什麼改變了你的想法?」

洛基想起來了。

很久以前確實瑟蘭督伊向他解釋過,必須瞭解士兵所處的環境、面臨的狀況才能更恰當配置兵力。

那真的是很久以前,約莫是他們最初相愛的時候。

他有記憶,卻因為不在意而輕忽。

「別在意,我只是離開太久,一時之間還沒習慣精靈的作風。」洛基誠懇地說,「我會把所有你說過的話都牢記在心。」

活下去的基本法則就是搞懂規矩。對那個可以決定你生活好壞的對象,至少要裝出很在意的模樣。

瑟蘭督伊緊盯著他,洛基不知道精靈能從中看出什麼端倪。

「……你必須瞭解這些,如果你想發揮作用。」最後他像是願意放過洛基一樣下結論。洛基乖巧點頭,就這點事,他做得到,而且可以做得很好。

「睡吧。」瑟蘭督伊別過頭,靠坐在巨木的軀幹上。

如果洛基沒出現錯覺他會說精靈低柔嗓音聽起來格外疲憊。不知怎麼著他覺得那應該是他的錯,但他不能對瑟蘭督伊說:嘿,很抱歉我忘了,我想我以前真愛你愛到毫無尊嚴連這種瑣碎的小事都記得,但是你能理解,對我來說現在某些的東西在腦中的順序是很靠後的吧?

「或許你想聊些其他的……」洛基嘗試補救。

他說服自己是在瑟蘭督伊的勢力範圍內尋求暫時的棲身之所,讓對方心情好有其益處所在。何況他的丈夫還是個無論擺在哪裡都可以用最高級來形容的美人呢,得到一些優待是應該的。

瑟蘭督伊訝異對話還要繼續,眨眨眼,「如果你睡不著,那麼聊聊你對黑暗的看法。」

「……不想。」立刻就找到他不想談的話題,顯然精靈對於戳人痛腳相當擅長。洛基再接再厲,「我回來了七天。除了第一天我們『聊過』……」

瑟蘭督伊似笑非笑,當他端出這副國王的表情大概對整句話都很有意見。

「這是溫和的修飾語,忽略它吧。」洛基非常誠心誠意想讓對方忽略,他是可以繼續在這件事上大做文章,但他不想提供再被痛毆的理由。瑟蘭督伊打人挺痛,他說真的。

「要刻意忽略的東西不少啊。」貌似贊同的點頭,神態雖然放鬆,洛基卻只覺瑟蘭督伊打算從他身上一點一滴逼出些什麼,「我要提醒你,你說的故事過於簡單;但是讓我們從公平對待先開始。」

他雙手在下唇前攏成一個塔尖,看似心不在焉地回想,「你說奧丁要你輔佐索爾、又說為了不讓你威脅到索爾的繼承權將你關入牢裡。按理,你應該要重回輔佐之位。之後你卻被關入牢中,而向來寵愛你的神后不置一詞?」

「只因為我是冰霜巨人!」洛基低咆,他用了極大的克制力才壓抑住怒吼。不單單是因為當下的環境不安全,在一切說開之後他與瑟蘭督伊真正的關係是君與臣,上位者想要他的臣下難過太簡單了——倒不是說他現在有多好受。

「不。在這中間你做了什麼。」輕輕瞥洛基一眼,「讓我假設奧丁與神后都知道你的真實身份。」

「你認為你什麼都知道?」洛基肯定瑟蘭督伊打算把受到的傷害一一返還,用這種強迫撕開傷口的方式。

是的,瑟蘭督伊不會動手,但他會去去思考洛基話語中的漏洞。這簡直……就是直接用行動說明,『他不夠資格為王』。

「洛基,你並不真的需要我說明其他的假設。」回應又輕又柔,以洛基理當足夠聰明毋須他多費唇舌解釋的口吻,「你曾登上王位,擁有權力。但你說他們因血統將你囚禁,這不合理。為了證明你有資格坐上王位,你做了些什麼……引發戰爭之事。」

王者的思維。

瑟蘭督伊低沈柔和的嗓音聽不出一點同情或憐憫。

直直看向洛基,猜測平靜,神情冷酷。

「你做了、你輸了,或無法收拾。」

「別想剖析我。」他氣急敗壞命令,拒絕承認一切。

但瑟蘭督伊才是真正握有權柄的國王。他清楚何時該咄咄逼人,同樣也能看穿對方是否虛張聲勢。他甚至不需要再補上一句『我猜對了』來肯定自己,恢復原來倚坐的姿勢,聲音幾乎沒有起伏:「現在你選擇繼續聊,還是睡覺?」

洛基發出幾個含糊不清的音節。不是精靈語,精靈語沒有髒話,但他現在的心情很需要用髒話表達。最後他表情扭曲從齒縫擠出一句:「——我睡覺。」


====================

[1] 戈沙烏爾(Gorthaur),辛達語對黑暗魔君索倫的稱謂,意思為「恐怖」。

[2] 庫路耐爾 (Curunír),薩魯曼的辛達語名。


====================

本章標題大概是:來啊來互相傷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