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伶人|Powered by LOFTER
看到無評論催更會自動不更。我在笑但是我很憤怒~隨時爬牆坑文不解釋(゚3゚)~♪

瑟蘭督伊的承諾沒有半分折扣。

他太高傲,高傲得不屑毀約。

洛基享有與六百年前大致相同的一切。

『大致相同』,感覺微妙。他們現在就像一對討論好要讓彼此冷靜而分居的夫妻……修正,不是『像』,他們確實是。

瑟蘭督伊騎著馬,輕裝便衣,武器別在腰間,不疾不徐巡視著森林。

他們現在橫貫幽暗密林的舊林路附近,距離森林邊緣約莫有半天距離。

洛基就在瑟蘭督伊身邊與他並駕。國王伴侶應有的權利,理所當然。

打從那天的爭執過後……洛基知道這描述有點輕描淡寫,總之,那天過後他身為國王伴侶擁有的一切確實恢復了,只除去與國王同床共枕這個部分。

說真的,洛基完全不介意這部分也恢復成與過去一樣,畢竟他的丈夫確實美得驚人。

可惜瑟蘭督伊似乎沒半點和他相似的想法,永遠都擺出一副公事公辦的表情。這次的巡邏也是,瑟蘭督伊輕飄飄扔下一句「我不需要搞不清楚狀況的攝政」,洛基再不想,也得任勞任怨跟著一起出門。

想活著必須先證明自己有價值,洛基不討厭這一點。掉下彩虹橋後他太習慣這樣的生存手段,他能做得很好。

何況精靈從來都不是咄咄逼人的生物。瑟蘭督伊要他弄清楚狀況,就不會放任他自行摸索。

瑟蘭督伊帶他進入森林,指著方位為他講解當前情勢。

他從遙遠的西方開始。四百年前死靈法師出現在多爾哥多,不久後有三名巫師從西方的灰港來到中土,分別是阿溫迪爾、米斯蘭達與庫路耐爾。其中阿溫迪爾住在幽暗密林西邊的羅加斯堡,監視著不遠處的多爾哥多。[1]

並且最近有些迷霧山脈的山民陸續遷居到幽暗密林來,「很可能是為了逃離半獸人。但至少他們數量夠多可以互相照應,精靈不必費心注意他們會不會在森林裡遇難。」瑟蘭督伊說。

而一百年前迷霧山脈極北安格馬王國建立,吞併北方人的王國魯道爾,不久前滅亡另一個王國卡多蘭,現在,由埃西鐸後代建立的北方人王國僅剩一個亞西頓。其首領稱為安格馬巫王。

然後瑟蘭督伊往南方指,「剛鐸目前是第二十代國王瓦拉卡。」[2]

大致上就是這樣,洛基聽到瑟蘭督伊最後漫不經心地下結論。

近衛隊長費倫一直跟在國王身邊略後一些,與國王差了半匹馬身。數量約莫二十的近衛兵跟在其後。

此刻森林不同於洛基再度回來時感覺到的那般窒悶。或許是因為森林確實處於瑟蘭督伊魔力的籠罩中,幽暗密林在夏日陽光照耀下,光線雖不強烈,但非常涼爽,偶爾還有些小動物在精靈的隊伍裡來回穿梭。

很神奇地精靈們從來不會失足踐踏這些前來親近的生物,甚至會偶爾停步與之交談。

精靈能從與動物及草木的交談中得到許多消息。

費倫突然騎到國王身邊與之並駕,「陛下,巡邏隊昨天在森林裡看到幾個脫離舊林路的矮人,目前在我們的西南方不遠。」

「迷路了。」瑟蘭督伊轉頭往費倫說的方向看去。那應該是個問句,語尾音調卻沒有半點上揚。

整個隊伍因國王停下而停凝不動,洛基也跟著轉頭。

沒有精靈的眼力,他當然什麼也看不到。

「好像是。」費倫回答。

「帶過來。」瑟蘭督伊命令道,沒多久洛基便見一隊精靈押著五個矮人出現。

精靈們的動作依然俐落。不知怎麼,洛基就是覺得這些精靈比他印象中的更危險、更致命;而他們的王也同樣更加冷厲無情。

矮人被帶到精靈國王面前。

所有的矮人都毛茸茸的,洛基分不清他們的長相。

精靈與矮人有古老的爭端。來源自四千多年前多瑞亞斯,這個稱霸貝爾蘭,存在最久與最強大的精靈王國的滅亡。經歷過那一切的矮人早已風化成塵沙,但瑟蘭督伊卻是看著多瑞亞斯覆滅——始於庭葛被矮人殺害。

或許這個年代精靈與矮人仍是盟友、或許是剛從廣袤的樹海裡被解救而出,他們雖然嘟嘟嚷嚷,見了國王倒沒有口出惡言。

「你們恣意侵入我的王國,」坐在馬上的瑟蘭督伊微微低頭,他對矮人的態度從未改變,不論對方身份高低,「為什麼進入幽暗密林?」

「我們身負國王的命令要向幽暗密林的盟友尋求幫助。」其中一名看起來最老的矮人開口,如此判斷是因為他有著花白的頭髮和鬍子。精靈眼裡的矮人約莫就是不同顏色的毛團,毛髮太多很阻礙視線。

「哦?」瑟蘭督伊語調微微上揚了些。精靈極少被矮人稱之為友,他感到有趣。

「剛達巴山被安格馬巫王佔領,凱撒督姆持續被半獸人攻擊,國王認為應該將女性及小孩遷移到安全的地方,派我們前去尋找。」

「你們想到孤山去。」瑟蘭督伊肯定地說。預測並不困難,矮人還能到哪裡去呢?灰色山脈的矮人據點早被龍毀滅、幽暗密林山脈是精靈領土,迷霧山脈以東沒有比孤山更適合的地點了。

「是的,幽暗密林國王與都靈之子仍有古老的盟約,希望可以讓我們的族人不受傷害穿過幽暗密林。」

「確實在最後聯盟之戰我與都靈四世曾經並肩作戰——」若說私交卻是半點也說不上。但現在矮人之王也不是都靈四世了,最後聯盟之戰已過去一千四百年,伊露維塔收養的孩子沒有祂的首生子女那樣永恆的壽命。[3]

瑟蘭督伊點點頭,「只要你們走矮人建造的舊林路穿過森林。記住,不要隨意離開道路,森林遠比你們想像得危險。也別把精靈的搭救視為理所當然。」

他示意精靈們不需再限制矮人行動並將其帶回舊林路上,並且給予最後的忠告:

「看在古老的盟約份上提醒你們的國王——雖然孤山可以遠離『長蟲』[4]史卡薩的威脅,不過灰色山脈仍有史矛戈——貪婪招致災禍,不管是龍,或者更深的黑暗。」

送離矮人之後他們繼續往南邊奔馳。瑟蘭督伊並沒有要真正前往多爾哥多,他只想盡量靠近。

在太陽被西方樹海完全遮去蹤影之前森林裡緩緩漫起薄霧,精靈們紛紛下馬。為求安全,靠近多爾哥多一定距離以後他們使用步行。

至於馬匹?牠們原本便生活在森林中,直到精靈需要牠們才會出現。(洛基感嘆,能與動物溝通就是好。)

「陛下,霧開始變濃。配合領主的速度,還需要半個夜晚才能抵達第二防線。」費倫四處張望確認地點,估計了下,上前向國王報告。

瑟蘭督伊轉頭看洛基一眼,對方聳肩,毫不在意自己是拖累速度的那一個。

在阿斯嘉,洛基可能會很在意。

反正不管如何只要隊伍裡出了事,索爾那些愚蠢的朋友們總要找一個對象嘲笑及推卸責任。他向來是那個被指責的人因為他是個法師,而不是真正的勇士。

——說真的,和一群從不知思考與遠慮為何物的『勇士』結伴,很難不出事。瞧瞧索爾和四勇士,這例子太明顯了。

但精靈只是在陳述事實,他們有天生的種族優勢。洛基確實沒有精靈的目力與速度;對比來說大概就是,如果要比賽砸桌子,他確實比不上索爾意思差不多。

當然他的自尊心確實受到一點點,真的就是那麼一點點打擊。不過洛基現在還需要瑟蘭督伊的庇護,這點小事,他可以選擇不去在意,反應因時因地嘛。

「你們可以先走,我再感應你的氣息做空間轉移。」洛基說。

「不。」瑟蘭督伊朝費倫作了個手勢,精靈們旋即會意分成兩隊,一前一後將他們的國王與其伴侶包圍在中央。

「不要小看我。」皺眉。現在洛基是真的不高興。他感覺受到冒犯。

 

「這裡的黑暗不同。」瑟蘭督伊輕聲解釋。

才這麼一會兒時間,森林已變得幽黑。

確實不一樣。

他先前所體會到的黑暗,以凡人的雙眼無法穿透。但在此處,似乎只有憑精靈的雙目才能行動自如。

在洛基還能勉強辨認眼前精靈的輪廓前,整座森林只剩下風聲,與瑟蘭督伊在他耳邊的低語:「在確定你的魔力能發揮多少前,先安靜走一段路。」

「你沒有發光。」這不對勁。

辛達與西爾凡不一樣,辛達是微暗的精靈,洛基記憶裡瑟蘭督伊在夜晚會帶著淡淡的月色。

「我的魔力沒有覆蓋這裡……發光太引人注目了。」低沈柔和的男聲這樣回答。

手被牽起。

洛基看不到。

但他知道那是瑟蘭督伊的手。


==============

雖然我本來打算攢多一點再更,不過大家好像很急的樣子就先PO。

作者說,用評論催更比什麼都有用!

==============


[1] 阿溫迪爾(Aiwendel,瑞達加斯特)、米斯蘭達(Mithrandir,甘道夫)與庫路耐爾(CurunírLán,薩魯曼)都是精靈語。

[2] 瓦拉卡(Valacar T.A1194-1432)。

[3] 矮人由主神之一奧力用岩石與泥土所創造。因為奧力過於急躁,沒有等待伊露維塔的構思完成便造出矮人。正當奧力大功告成,要教授其造物語言的那一刻他聽見伊露維塔的聲音。原本的矮人受限於奧力存在的本質,如同沒有思想的傀儡,只有奧力要他們動時才會動。奧力對此感到懊悔,獻上矮人懇求伊露維塔的原諒。於是伊露維塔收養了矮人,讓矮人不必聽從奧力的命令,並讓矮人沈睡在岩石地底,直到伊露維塔的首生子女(精靈)出現以後才將其喚醒。

所以矮人是奧力的子女,同時也是伊露維塔收養的孩子。除了第一位甦醒的矮人『不死都靈』,一般矮人約可以活到400歲。

[4] 長蟲(Long-worm),棲息在灰色山脈的無翼龍史卡薩(Scatha)的別稱。史卡薩經常騷擾北方地區,並且大量掠奪矮人的財富。後來在T.A.2000年被洛汗人的祖先殺死。


  1. 斗战神佛孙悟空伶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