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伶人|Powered by LOFTER
看到無評論催更會自動不更。我在笑但是我很憤怒~隨時爬牆坑文不解釋(゚3゚)~♪



瑟蘭督伊一抽手,旋即有精靈去到他的軍帳前通報使者來訪,於是瑟蘭督伊美麗的頭顱微微歪了歪,洛基就被隨意地晾到某棵樹下。
他撇撇嘴。魔法某方面可以被稱之為科技,幸好在這個世界對於科技沒有太多的想像,再強大的魔力也停留在極原始的型態。但是他不一樣。他可以使用魔力,將他的想像化為現實。洛基一彈指,張開的掌中出現一個微縮投影。

他留了些許魔力在瑟蘭督伊身體裡。

洛基可以追蹤體內留有他魔力的對象,至於以何種形式取得追蹤資訊,全憑他當時心情。


投影裡有位精靈使者走入瑟蘭督伊的軍帳中。
瑟蘭督伊從他的位置上站起,斂起前刻慵懶、下顎微抬,淡顏色的眼眸傲慢又駭人。

「瑟蘭督伊閣下。(Lord Thranduil.)」
「愛隆領主。(Lord Elrond.)」瑟蘭督伊現在認得這名半精靈了。

在此戰之前,瑟蘭督伊並不認識這位瑞文戴爾的領主。在開戰前瑟蘭督伊作為先王歐瑞費爾的副手、西爾凡大軍的副司令與諾多至高王吉爾-加拉德曾有過一次會晤,當時吉爾-加拉德介紹了他的副官愛隆,埃蘭迪爾(Eärendil )之子。

當時他很快意識到這位副官與他毀滅的故國有千絲萬縷的關係。然而剛成年即被迫離開多瑞亞斯流亡的瑟蘭督伊沒有父親歐瑞費爾對故國有那麼多懷念,他僅僅是簡單的意識到,愛隆,是多瑞亞斯庭葛國王與美麗安皇后的後代。
或許愛隆更為人所知的祖先是貝倫與露西安,精靈與人類淒美宏大的詩篇。

可對於瑟蘭督伊而言,曾經多次擁抱幼年的他的美麗安皇后,比起只謀面過幾回未曾交談的露西安公主,在他的記憶裡重要得多。
……何況多瑞亞斯滅亡時,愛隆尚未出生。他不曾見過多瑞亞斯的強盛、明霓國斯的繁榮與千石窟宮殿的壯麗。

愛隆只讓瑟蘭督伊有一瞬回憶起最強大的精靈國度多瑞亞斯曾存在的年代。
就那麼一瞬。

畢竟愛隆與他沒有共同的懷念,自然也沒有什麼可以敘舊。


副官愛隆做了一個精靈式的致意:「諾多至高王向您致意,對於您的失去表達哀慟。」

「……所有永生都會停留於曼督斯的殿堂。」瑟蘭督伊輕輕給了一個回禮。西爾凡的新王眉宇中有極深的哀慟,他加不掩飾、也不讓哀傷佔據心靈,只單刀直入問:「吉爾-加拉德有什麼事?」
「關於戰線推進,作為同盟,吉爾-加拉德閣下希望您與羅瑞安之王(King of Lórien)可以共同參與討論。」

「知道了。」他點頭,走往軍帳之外,愛隆跟在他身後。「我的侍衛會帶你去見阿姆洛斯(Amroth)。」*
瑟蘭督伊像是隨意擺手,一名精靈立刻趨前。精靈之間需要的言語並不多。語言於精靈而言,是表達感情之用,普通的溝通交流,一個眼神、一個手勢足以。
愛隆立刻跟上那名精靈;瑟蘭督伊則是離開營地,孤身往西方走去。

洛基看到的只有瑟蘭督伊和其他精靈說了幾句話,爾後離開其勢力範圍前去見另一個人的舉動。
——不,另一名精靈。



瑟蘭督伊掀開以銀線繡著輻射星光的布幔、進入吉爾-加拉德的軍帳時,他與格羅芬德爾 (Glorfindel)*正看著攤開在桌面上的地圖思索。
「諾多至高王。」(High King of the Noldor)瑟蘭督伊低聲道。
「西爾凡之王。」(King of the Silvan Elves)吉爾-加拉德與格羅芬德爾同時以精靈禮儀向瑟蘭督伊致意。精靈親子的關係極為密切,即使瑟蘭督伊面上無一絲動容,他們亦可以理解那隱而不說的悲痛。

因為他是王。
時間對於精靈來說盡可大把虛擲,然而王者沒有悲痛的空閒。
瑟蘭督伊莊重地執了回禮,表達遺憾無須言語,同樣的,他的傷痛也不需訴說。

格羅芬德爾看著瑟蘭督伊靠近地圖邊,突然湊近他身側。

「你身上有股氣息。」作為最純淨的首生子、力量同等於邁雅的格羅芬德爾,幾乎是第一時間就感覺有一道魔力糾纏在瑟蘭督伊身上。
格羅芬德爾低下頭,夏日陽光般的金髮垂落,幾乎要碰到瑟蘭督伊冷金色的長髮。

瑟蘭督伊沒有避開這位長者的傾近,他依然挺直背脊,沒有一絲放鬆。「能辨認?」

「不,不能。這不屬於我知道的任何種族。」格羅芬德爾掌心貼上瑟蘭督伊肩膀後方,感覺了一會兒後搖搖頭,「並不黑暗……也不屬於光明。需要將它拉出你體內嗎?」

瑟蘭督伊說得很平靜,「擁有者似乎是個巫師。我還無法確定他能在這場戰爭中發揮什麼功用,既然對方刻意留下這縷魔力,就先不管。」況且,倘若那位自稱阿斯嘉神族的洛基不改變碰觸的溝通方式,除去一次,可能還有第二、第三次,不如留著,省點力氣。

「這不屬於任何一位我所知的巫師。」格羅芬德爾道。他和兩位藍袍巫師一起來到中土,很確定這魔力不屬於藍袍巫師任一。
「按其所說,他不屬於這個世界。」瑟蘭督伊想了想,「無論他是不是伊露維塔的新生子女,他是我們未知之事,不能放任其離去。戰爭的變數要盡可能少。」
瑟蘭督伊的言外之意格羅芬德爾與吉爾-加拉德都聽出來了。現在瑟蘭督伊將這個突然冒出來的變數控制在自己身上,他不願意讓其他人擔負風險。

「置之不理,他會影響你,即使他現在無法進入你的內心。若他墜入黑暗,你也會偏離光明的道路。」吉爾-加拉德表情凝重,他希望盡可能提供盟友幫助。「氣之戒能包覆住這道魔力,讓你不受對方影響。」
「感激您的善意,當未來我需要做出選擇之時。」暫且婉拒同胞的好意,瑟蘭督伊在格羅芬德爾收回手同時,將視線投向桌上開展的地圖。「我還不願讓他起戒心。請將注意力從不速之客移開吧,總有比他更重要的事。」

吉爾-加拉德點頭,指著地圖上的艾明莫爾,「我們現在在這裡。」他指尖移動,劃過末日火山,停留在紙上一個堡壘形狀的地方,「明日我與埃爾蘭迪(Elendil)想將戰線推進到巴拉多要塞(Barad-dur)。」

要塞巴拉多,索倫的根據地。被天險與一層層的城牆、一道道的護城河包圍。那是黑色的恐懼。

眉頭微蹙,「不,」瑟蘭督伊敲上地圖,白晰圓潤的指甲正好遮住黑門之後被黯影山脈(Mountains of Shadow)與灰燼山脈(Mountains of Ash)包圍的,名為烏頓的一小片空白,而巴拉多要塞還在更深處。「半獸人軍隊可能還藏在四周的山上。只要他們堵住這裡,就算攻破了鐵山口、包圍巴拉多,軍隊沒有退路,也將被屠殺殆盡。」


「這就是為何我請求西爾凡之王與羅瑞安之王的協助。」吉爾-加拉德道,格羅芬德爾跟著點頭,「希望你不介意等阿姆洛斯到達以後我再解釋——若他願意與聯軍合作。」


他一瞬間便明白聯盟的需求。西爾凡的新王並非無知之輩,不需要太多解釋。
「我明白。」考慮到西爾凡精靈相較諾多精靈不麼精良的裝備,瑟蘭督伊承認在森林的掩蔽之下,他的軍隊可以得到最大的發揮。「西爾凡善於在森林中隱匿行動……我的軍隊會守住烏頓周遭的山脈,確保退路與補給。」
「是的,如你所說,這是較好的配置。」


瑟蘭督伊有些微停頓,「阿姆洛斯帶領的精靈數量不足,駐守烏頓會是安全的選擇。」
他確實在思考如何安排那位新任的羅瑞安之王。阿姆洛斯的父親選擇與大綠林軍隊合作,他有責任將其能妥善安排……至少把阿姆洛斯放到一個適切的位置。


格羅芬德爾問:「他會願意嗎?」
羅瑞安與大綠林的先王對這個精靈與人類的聯盟並沒有抱持太多贊同之意。格羅芬德爾一直認為他們願意出兵,是出於對索倫的對抗之情。任何精靈都無法容忍那不祥的黑暗。


「單獨行動的後果他看到過。我跟隨父親的意志,不將子民交到諾多至高王手中,但我願意與聯軍配合。」瑟蘭督伊聲音透著以冷冽偽裝的悲痛。「這場戰爭才剛開始,而我失去的已經足夠多了。」


======
*愛隆Elrond:第一紀元532出生(一資料是525)
埃蘭迪爾與愛爾溫之子,愛爾溫是貝倫與露西安的獨子迪歐的女兒,露西安是多瑞亞斯國王庭葛與邁雅美麗安的女兒.......所以愛隆是庭葛的曾曾外孫。
多瑞亞斯在第一紀元506年毀滅,所以愛隆沒有見過多瑞亞斯。

*阿姆洛斯:Amroth,辛達精靈,羅瑞安之王阿姆狄爾(Amdir)之子,阿姆狄爾與歐洛費爾在達哥拉之戰雙雙戰死後,即位為新任羅瑞安之王。阿姆洛斯在最後聯盟之戰生還,回到羅瑞安,後乘船西渡,凱勒鵬與蓋奶才成為羅瑞安的統治者(領主)
羅瑞安(Lorién)又被稱為羅斯洛立安(Lothlorién)

*格羅芬德爾 (Glorfindel):金花領主